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从哪里来 回哪里去 (三)

文 / 上善若无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走私商人们心安理得的拿着这些沾染着自己同胞鲜血的黄白之物,将满清急需的物资悄悄运出边墙送给满清。《就+想+看+书 手#机*阅#读 m.jXkan.com》增加满清的实力,让他们日后好继续劫掠杀戮自己的同胞。至于国家、民族什么的,这些人才不会去考虑这些事情。

    只是这一次高阳下达的命令异常严厉,甚至派出了新军在边墙附近巡逻。一旦发现有走私的商队,直接就是杀无赦。

    背景通天的商人们向多尔衮开出了天价,比起以往至少贵上了十倍以上,而且还是爱要不要!

    这让多尔衮的心中极为愤怒!趁火打劫居然打到了他的脑袋上!心高气傲的多尔衮感觉自己就快要被气死了。

    一场惨败就让满清被打回了原型。那些惧怕他们武力的人们纷纷逃离。完全就是一副树倒猢狲散的场面。要不是多尔衮在寒冬之中打出了一场漂亮的千里远袭,那满清此刻面对的形式估计还要更加恶劣。

    “事已至此,也只能是这样了。”坐在火炉旁边取暖的布木布泰垂下双目,轻叹口气说道。

    满清的底蕴实在是太差了。根本无法与庞大的大明帝国相提并论。一场战败就伤筋动骨,四面八方全都成了危机之地。

    往日里连战连胜的时候没有发觉,等到打了败仗之后才明白过来。一个小小的部落想要对大明这种庞然大物来个蛇吞象,实在是一场笑话。

    “妇道人家,懂得个什么。”多尔衮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紧了紧身上的皮裘,在温暖的屋子里面来回踱步。思虑着如何才能度过眼前的这场危局。

    “咔哒。”一声,一团橘黄的光芒被点燃。多尔衮再次叼上了一根香烟。

    不得不说,探子们从京师弄来的这种东西真的很不错。深深用力将烟吸进去。一股微微眩晕的感觉让人瞬间就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此时的多尔衮很是喜欢这种感觉。

    不仅仅是香烟。

    屋子里面此刻正烧的旺盛的铁皮炉子同样也是从京师那边弄过来的好东西。在这寒冷的冬夜里,这种烧黑炭的炉子散发出温暖的热意,让人好似感觉不到外面的刺骨寒风。犹如沐浴在暖暖春风之中。听说在京师皇宫之中还有更加好的仙家取暖器物,只是那些探子们可弄不到。

    “实在不行。不如求和吧?”片刻之后,布木布泰再次出声说道。

    “嗯?!”多尔衮猛然间顿住脚步,转头看向神色平静的布木布泰。眼神冰冷,犹如寒冬时节外出寻找猎物的饿狼!

    布木布泰无视多尔衮那阴冷的目光,手中攥着一条做工精美的丝巾,轻声说道“现在咱们已经打不下去了。别看你一场漂亮的千里奔袭吓住了蒙古人。可是你能吓的住那宁远城外的大明军队吗?”

    布木布泰的一番话让多尔衮的脸色顿时涨红起来,紧紧攥着双拳,眼神也瞬间锋利。死死盯着布木布泰的脸。

    其实多尔衮心里还是挺满意自己这次弄出来的千里奔袭。真的是打出了威风,也让宁远之后八旗低落的军心士气有了不小的提升。那些反对自己的人也都暂时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虽说他还不至于飘飘然的,但是说心里淡定的很那就是在说笑了。可是此时被布木布泰提起了那支让他在夜晚做梦之时想起来就会满身大汗被惊醒的军队,心中瞬间就恼羞成怒。

    大步上前,扬起手就想要给眼前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来上一记耳光。

    “不要!”一声带着稚嫩的叫喊从后间门帘处传来。

    一名留着长辫,面容稚嫩,穿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看起来还不满十岁的小男孩一路小跑着来到布木布泰身前。伸开双臂仰起头看着多尔衮,大声喊道“不许打我额娘。”

    “主子啊~~~”一群神色惶恐的太监宫女慌慌张张的跟着跑了出来。看着眼前的摄政王、皇帝、皇太后全都傻了眼,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呵~~~”多尔衮舒口气。发出一声莫名的笑声。他也是被气过头了。这段时间就没遇上什么好事情,现在就连这些孩子奴才们都敢来给他添乱。心中早就已经烦闷不堪的多尔衮此时已经想要杀人泄愤了。

    “苏茉儿,带人回去!”布木布泰看出了多尔衮眼神之中的冰冷杀意。低声呵斥着日后的苏麻喇姑带人快走。

    等到如蒙大赦的太监宫女们离开之后。布木布泰将福临抱入怀中,抬头迎上多尔衮那阴冷的眼神,轻声说道“我不说你也知道。咱们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打不下去了。一旦等到来年开春,那支明军再次北上,直接来沈阳这里,咱们还能怎么办?是所有人都陪着沈阳城一起殉葬,还是一路北退,回到那白山黑水去?”

    布木布泰说的是实话。满清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依仗的就是战无不胜的强大军力和残酷血腥的杀戮震慑四方。一旦失去了这些东西。那跟随着他们讨生活的人必然全部四散而逃。

    谁愿意去白山黑水里面打猎生活?而且,满清前期的时候可是绞杀了不少的蒙古部落。别看现在关系好的不得了。可是一旦满清落难了。那些蒙古人绝对绝对会像是饿狼一般扑上来奋力撕咬。这一点,身为蒙古人的布木布泰心里可是非常清楚。

    “你说降就降?大明能同意?!八旗能同意?!”多尔衮深吸口气。重新将香烟放在嘴中。他不想和女人孩子置气,没有这个必要。

    “又没说真的要降,只是名义上表示一下。去国号,皇帝退位。只要能够让大明暂时放过咱们。给咱们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今日之仇来日必将回报。”布木布泰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各家王公们恐怕不会同意的。打了一辈子的仗,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大明的血。临到头来却要去给大明做臣子?”多尔衮领会到了布木布泰的意思,只是心中却有些放不开。

    “哼。”布木布泰抬眼看了看多尔衮,冷声说道“不就是放不下你们现在的身份吗?一个个都是王爷贝勒了,抹不开面子。先别说大明会不会同意。难道都忘了咱们老祖是怎么起家的?怎么现在一个个全都学的和那些汉人们一样,如此看重虚名?”

    布木布泰一番话说的多尔衮面色泛红。当年努尔哈赤在起兵之前,是在辽东总兵官李成梁的府邸里面做养马的下人。他一直等到李成梁死了之后才开始谋划造反的事情。

    李成梁还活着的时候,努尔哈赤卑躬屈膝的侍奉着,麻痹了李成梁。能做的都做了,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李成梁还活着的时候,麾下拥有八千精锐家丁,威震辽东,人人拜服。后来率军入朝鲜抵御丰臣秀吉的入侵,精锐兵马折损严重。等到李成梁死去的时候,这些李家的精锐家丁们也随之烟消云散。

    努尔哈赤在李成梁手下卑躬屈膝的做了数十年养寇自重的寇,老实听话的很。李成梁一死,他当即就翻脸。建立大金国,发表著名的七大恨,起兵反明。并且在四年之后的萨尔浒之战中彻底奠定了满清的基石。

    布木布泰的意思是,老祖宗都知道韬光养晦的低调做人等待数十年的机会一举成事。你们这些做子孙的现在居然想着要什么虚名了?

    “罢了,罢了。”多尔衮挥了挥手,一脸萧索的说道“归降就归降吧。只要大明能够同意,咱们就忍辱负重个几十年。等到日后重新恢复国力之后,再报今日之仇!”

    “战备的事情也不能放下。”布木布泰抱着福临,轻声说道“咱们要做两手准备。一旦求和不成,那就要在这沈阳城内和大明血战到底。”

    “这些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多尔衮烦躁的摆了摆手。看了眼懵懵懂懂的福临,哼了一声,说道“明天把人叫齐了开议政王大臣会议。选个人去京师谈判。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

    多尔衮离开之后,布木布泰愣愣的坐在火炉边上发呆。片刻之后才轻叹口气,紧紧抱着福临,垂下眼睑,低声说道“我苦命的孩儿啊。你父皇为什么走的这么早?要是你父皇还在的话,咱们大清这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布木布泰不会明白,这个时空因为高阳的到来已经变的和以往全然不同。无论皇太极是否能够活到这个时候,结局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高阳手中掌握着压倒性的绝对力量,这种力量是满清根本无法匹敌的!

    ......

    多尔衮在议政王大臣会议上提出了向大明祈和的想法。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没有什么人激烈反对。反倒是有不少人悄然松了口气。这让多尔衮的心中愈发忧虑起来。

    这些满清的最核心骨干们都已然没有了继续坚持下去的信念!看来宁远城外的那场惨败给他们带来了太大的震撼!

    最终,多尔衮选择了老成持重的正红旗旗主,他的二哥代善作为使节即日起程前往京师去与大明和谈。试图以名义上的归顺换取休养生息的机会,以图来日东山再起。

    多尔衮给代善的底线就是,效仿朝鲜例,去国号,皇帝退位挂大明亲王衔,称臣纳贡。

    “大明估计不会同意的。”代善一脸忧虑的说道。

    “唉~~~”多尔衮轻叹口气,目光之中满是浓浓的忧伤之色,低声说道“尽人事,听天命吧。”(未完待续) ( 穿梭时空的商人 http://www.jxkan.com/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xkan.com
阅读推荐: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水乡情事   墙外的诱惑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山野悍农   女监狱男管教   走村媳妇好美   混在后宫假太监   富姐的近身保镖   留守男人不寂寞   情陷矿山   小村糙事   乡野村医   水乡春色   田野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