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从哪里来 回哪里去 (十三)

文 / 上善若无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穿梭时空的商人》更多支持!“主子,咱们是否现在就动身?”一名头皮上冒着青茬,脑袋后面拖着一条头发枯黄分叉的辫子,下巴上蓄着一撮山羊胡子的包衣奴才,蜡黄的脸上露出一副谄媚的笑容。《就+想+看+书 手#机*阅#读 m.jXkan.com》双手捧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热汤弓着身子来到遏必隆身旁,小声问道。

    “嗯?”闭着眼睛歇息的遏必隆抬了抬眼皮,油光发亮的脑门子皱了皱头皮,轻哼一声说道“这是你要操心的事情吗?”

    “奴才不敢。”这名包衣吓了一跳,急忙跪在地上神色慌张的请罪。

    “哼!”遏必隆冷哼一声,神色不悦的挥手让包衣退开。抹了把鼻子站起身来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将熊皮帽子戴上。冷着脸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不是遏必隆不想早点出发,好离开这冰天雪地的荒凉草原回到沈阳城里温暖的宅子去。而是现在他手下不是只有千余骑兵和数百名包衣们在。他现在多了数百辆装满了满清急需物资的马车要护送!

    这些笨重的马车上面装满了铁料、铜料、硫磺、雪盐、工具、京师里坊产的各种奢侈品以及数量众多的生活物资。这些东西可都是各旗和宫里面咬着牙,下了血本筹措出来的银子买的。他遏必隆可不敢让这批物资出现一点点的差错。

    本着小心无大过的原则,遏必隆下令天亮之后做起程前的准备工作,等到太阳出来之后再出发上路。这样一来必然会严重拖累行军速度。不过,现在他们是在茫茫草原上,而且还是飞鸟走兽都见不到的严寒冬天里。安全的很。

    那些明军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跑出塞外在茫茫草原上寻找他们吧?没有确切的方位情报,那可跟大海捞针差不多。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远处天边一轮明亮的骄阳正在冉冉升起。满清这支骑兵的营地里面正在进行着紧张有序的出发前准备工作。

    数百辆装满物资的马车摆成圆环状被置放在营地中间。四周是一圈子安置有序的帐篷。驮马和军兵们的战马分开安置在营地的两端,现在满清军士们正在给这些马匹喂食。

    昨夜保留下来的火堆在添加了干燥的木料和杂布之后再次旺盛的燃烧起来。包衣们拿着锅和食料为自己的主子爷们准备着热腾腾的吃食。至于他们自己,能有冰凉的干粮吃就不错了。

    烧水的、洗漱的、整理行装的、准备吃食的、拆帐篷的还有去牵驮马给大车套上的。整个营地一片忙乱却井然有序的运行着。

    遏必隆将双手拢在衣袖之中。半眯着眼睛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微点头。

    不愧是各旗挑选出来的精锐们。就连那些包衣奴才们都是追随大清至少十年以上的老奴才,个个忠心耿耿。

    这次为了得到这批物资,各旗算是大出血了一次。家家户户都掏出了家底子,哪怕是旗丁们私藏的金银也都被弄出来不少。按照多尔衮的话说,这次要是打不过那支明军,还留着这些黄白之物有什么用?!等着给人家做战利品啊?

    各旗既然出了银子,那就要得到东西。这批物资还在草原上呢,东西就已经被分配完毕。为了防止自己旗的东西在运输途中被莫名其妙的‘漂没’各旗都咬着牙派出了一批巴牙喇护兵和经年的包衣们参与到了这次行动之中。

    “主子爷。”遏必隆的包衣也跟着出来。抬头看了眼天色之后,轻声说道“奴才给您弄些热食?”

    遏必隆扬起下巴,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爷们不饿,没有胃口。忙你的事去,别老在面前晃悠,看着忒烦。”

    包衣退开之后,遏必隆迈步走向那些聚拢成团的马车。站在马车旁边,看着那些被绳索死死捆住的各类物资,伸出手敲敲打打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些个黄白之物能有个屁用!吃不能吃,用不能用的!只要能够打赢了明军,还不是要多少就能抢多少?哪里有这些宝贵的物资重要?没有这些东西。就等着亡国灭族吧。

    想起前些日子在沈阳城里筹措这笔款项的时候,那些旗丁们哭叫喊闹,满地撒泼打滚的样子就是一阵心烦。就连他自己家里面都是这副丢死个人的场面。这才离开深山老林里面渔猎的日子多久?怎么人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往日里饭都吃不饱的时候一个个都是生龙活虎的,恨不得能一个打十个。哪像现在一个个的都成了爷,手下有了包衣们在伺候着。田里的活有包衣们干着,南边抢来的女子随意享用着。就连这些身外之物都放不开手了!

    想到这些,再想起宁远城外的那场惨败。遏必隆满心烦躁的用力揉着眉头。这样下去不行啊。要是满人都变的和南边的汉人一样了,那满人还能有活路不?满人才有多少人啊?!

    正想着这些烦心事情的时候,遏必隆的耳畔突然间听到一丝怪异的‘嗖~~~嗖~~~’响声。

    遏必隆愕然转身。四下里环顾着想要看看是哪里传来的奇怪声音。却发现四周的人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仰起了脑袋呆呆的看着天空。

    遏必隆心中一紧。急忙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之中。

    耳畔的怪异响声越来越大,遏必隆的瞳孔瞬间开始急速收缩起来!

    他看到湛蓝的天空之中突然间多出了几个黑黝黝的黑点。黑点越来越大。带着让人心惊胆战,越来越轰鸣的尖锐叫声直直的从天空之中向着他所在的位置砸了下来!

    “什么东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遏必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也不清楚为什么天空之中会掉下来这种怪异的东西。但是,常年在战场上行走在生死边缘养出的直觉告诉他有危险!

    遏必隆抬起手臂,张开嘴巴想要高呼让手下们快快躲开。但是。他并不清楚航空炸弹下坠的速度是多么的惊人。

    遏必隆的喊声还没有出口,第一枚凝固汽油弹就已然在距离地面数十米的高度上被引爆了!

    犹如一轮明亮的太阳突然出现在了这座营地的上空之中。剧烈的而又炙热的火焰瞬间就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吞噬。遏必隆甚至还没能来得及发出一个声音,就彻底被蒸发了。

    高阳在这个营地上空投掷了五枚从美利坚那里弄来的军用凝固汽油弹。当这七枚凝固汽油点全部引爆之后。整个营地极其周边地区全都被疯狂的冲天火焰给笼罩住了。

    高达上千摄氏度的高温几乎在瞬间就将附近的人全部蒸发成了一道道黑影。那些在营地外围的满清军士们也没有躲过一劫,肆意纷飞的火焰最远能够飞到数百米外!灼热的气浪足以将人给碳化。

    营地里面的所有人。不管是满清旗丁还是包衣奴才。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一个身份,那就是即将要死去或者已经死去的人。

    那些营地外面的人被凝固汽油弹的胶状物给粘到身上之后,那火焰就会犹如跗骨之蛆一般不断的在燃烧。烧的是人的脂肪!

    在地上打滚不行,滚上一圈之后全身都烧了起来。水扑不灭,土埋不息。要是沾到了手脚上,你狠心抽刀砍断手脚或许还能救下一条命。但是,如果粘在了脑袋上,或者是身子上你怎么办?难道要自己去砍自己的脑袋吗?

    军用的凝固汽油弹里面添加了白磷。即使使用干粉二氧化碳灭火器也无法将其扑灭。用半干的泥巴捂住虽然可以暂时阻止燃烧。可是一旦泥巴掉落。那必然是会复燃的。

    说白了,这种东西根本就没得救。要么你就千万别被粘上,要么你就直接割掉那块肉!否则,要不了多久之后,你就会变成一具人形火炬!

    对这些完全不了解的满清军士们发觉自己的身子在燃烧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用手去扑打。但是越是扑打身上着火的地方就越多。要不了多久就会惨叫着跌倒在地,变成一支火炬。

    要是有人想要帮忙的话,那就是自己在找死。谁上前帮忙谁倒霉。这玩意只要沾上了就是完全无解,接触到空气就会复燃。因为白磷的燃点很低,混合了添加剂之后。碰上氧气立刻就会爆发。

    高阳端着咖啡杯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显示器。地面上的那座军营现在已经陷入了无尽天火之中。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逃出生天。

    烈焰熊熊,军营附近的氧气被迅速消耗一空。不少满清军士还没等被烧死就已然窒息身亡。显示器上面一片地狱火海。高达数百米的黑色烟云直冲天际。

    “有什么感想不?”原点轻声问道。

    高阳勾了勾嘴角,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微微垂下眼睑,神色漠然的低声说道“这就是战争。”

    “战争就是这样,不管怎么打,终究是要以死人做为结束。”原点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怎么办?物资已经全部被烧毁了,人也差不多死绝了,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高阳轻叹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起身向着卧室走去。低声说道“回去吧。”先进的探测仪器显示军营外面还有几个幸运儿存在,但是高阳已经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了。

    在地面上的满清军士们还在火海之中挣扎求生。压根就不可能注意到,也不可能看到远在万米高空之中的一架可以使用折叠光线技术的穿梭机已经悄然离去。他们现在要做的是为了活下去而拼命。

    明亮犹如太阳般耀眼的巨大火焰。汹涌翻腾着直冲云霄的滚滚浓烟将方圆百里之内看到这一切的蒙古牧民们震撼的不知所措。他们认为这是长生天在显示神迹,大声喊叫着下跪行礼膜拜。

    永业之火,焚尽世间一切罪恶!(小说《穿梭时空的商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穿梭时空的商人 http://www.jxkan.com/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xkan.com
阅读推荐: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水乡情事   墙外的诱惑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山野悍农   女监狱男管教   走村媳妇好美   混在后宫假太监   富姐的近身保镖   留守男人不寂寞   情陷矿山   小村糙事   乡野村医   水乡春色   田野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