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 夜幕下的躁动 (上)

文 / 上善若无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东汉末年是一个士族阶级占据统治主导地位的时代。这个时代有许多所谓的名士。

    这些所谓名士,是指界于“仕”与“隐”之间的一批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

    在这个知识垄断的年代里。由于他们特殊的社会地位和心理状态,构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景观。简单来说,就是恃才傲物,瞧不起所有人,总认为天下是在自己的手中。

    名士阶级的大量出现,跟东汉年间名教的兴起有很大的关系。因此,名士也可以解释成“名教之士”。但是,所谓的名教其实质性内核仍为儒学,而且还是又臭又硬的腐儒。

    除了给名士们注入入世的情结和奇特的为人处世之外。在礼法制度大坏的魏晋时期,他们也是一手推动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优待异族,甚至是直接允许异族进入长城内生活的主要推手们。

    这些名士们,就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寄生虫。

    而陈珪,就是名士之一。

    陈珪曾经做过沛相,但是因为些许小事不满就挂印而去。完全不在乎百姓和自己的工作。因为他是官宦世家出身,因为他是垄断着知识的名士。只要他想,随时随地都能做官。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在乎普通人的生死与感受?

    ∈   作为徐州最顶尖的门阀世家,陈珪对高阳强制收回田地再分配的做法异常愤怒。因为徐州附近有超过三分之一的良田都是他们陈家的。

    和累世巨富,善于经商的糜家不同。没有了田地,也没有了官身,陈家还能剩下什么?

    因此,在徐州对高阳抵制最为激烈的就是陈家。

    “陶恭祖无胆鼠辈!白白辜负了徐州百姓们的期待。居然投降那高子厚,实在是吾等士人之中的败类!”徐州,陈府。马尿喝多了的陈珪满脸通红的打着酒嗝,愤怒的咒骂着主动献城投降的陶谦。

    在陈珪看来。同为士人阶级的陶谦没有保护他们的利益就是最大的背叛!至于实力差距太大,完全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一旦失败下场更惨什么的他全都当做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要知道,高阳的强制征收田地的军令一下,他们陈家瞬间就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和最重要的财富。

    虽然说家中依旧有着数不清的粮秣、无数的男女仆役、堆积如山的财货,以及面积更大的山林湖泊什么的。(高阳的征收令只是征收田地。)

    但是,贪婪是一种原罪。

    无论现在拥有多少,永远得不到满足的人依旧会拼命的追求更多。更何况,现在高阳这里可是直接抢了他们家族多少年积累下来的大部分财产!

    陈珪不敢骂高阳,哪怕是在自己家里他也不敢。高阳强悍的声威和毫无怜悯的杀戮让陈珪只能将所有的愤怒发泄在旁人的身上。哪怕只是在心中悄悄咒骂都会被吓的不轻。

    说白了,这些所谓的名士们是最为典型的欺软怕硬。欺负良善弱小的时候各个凶神恶煞,恨不得脱光膀子赤膊而上。但是遇上真正的狠角色之后,立马就缩卵了。

    日后五胡乱华的时候,这些名士的表现完全堪比一场前所未有的滑稽戏。一个两个争先恐后的跪倒在异族的马蹄前,痛哭流涕的恨不得去舔异族们的马靴。

    “父亲,那高阳下手太狠,咱们家的田地全部被收缴,就连一亩地都没给咱们留下来。”陈珪那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儿子冷着脸走进了自己父亲的房间。闻着满屋子的酒气微微皱眉。挥了挥手将几名艳丽的侍妾全都赶走,沉声说道。

    “当啷。”一声响,目瞪口呆的陈珪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一亩都没有留下?!”

    也难怪陈珪如此失态。这个时代同样也是讲究和光同尘。你好我好大家好的。

    陈登今天陪着前来丈量登记勘察田地的高阳麾下官吏们去实际看地查账,早早的就带上了好几车的财货!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如此廉洁之人。

    以车计算的财货,数十上百的美人艳婢。许诺下的各处华丽宅院。这些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摆放在面前。只要手下稍稍留情,记账的时候给陈家留下一些田地就能全都得到。陈登也没想过将所有的田地全都留下来,他也知道那不科学。陈登的底线是保留住三分之一。争取能够留下一半!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陈登带着三大车的财货,上百名的美女直直的送到负责勘验的官吏面前。结果人家甚至就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哪里有这样的人?而且还不是一个,所有一同来办事的人都是这样。”郁闷之极,面色也难看之极的陈登恨恨的一甩衣袖,坐在案几后面拎起酒壶就对着嘴猛灌起来!

    想起自己今天受到的冷遇,他的心瞬间就燃烧起来!“一群微末小吏居然如此不识抬举!”

    生化战士们压根就不懂得什么叫做面子。他们只会按照命令办事,别的事情一概不管。

    陈登当然不会知道敢于收下馈赠的自然人们早就全都已经成了刀下冤魂了。从司隶强征田地开始,一直都是由生化战士们带领着挑选出来的一批自然人负责征收田地的事情。

    这段时间以来,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法他们都见识过。玩硬的就不多说了,自然有大军的钢刀伺候。

    不过那些玩软的就是五花八门,各种奇招怪招连出。什么钱财珍宝,什么华宅美眷,什么绝世美人等等等等。更有甚者,还有地方豪强们给生化战士们送娈童的

    高阳得到消息的时候完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可真是什么都敢送啊。却从来没有人给他送的。

    自然人中那些心思不稳的全都被生化战士们抓起来一刀砍了,而生化战士则绝对不可能被这些东西吸引。他们的脑海里面压根就没有这种概念!久而久之,跟着办事的自然人们谁也不敢去下手了,那可是真的砍头不商量。

    想要打动生化战士们背叛高阳的命令实在是太过困难的一件事情。要是他们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那高阳绝对是二话不说的在这个时空留下超级武器,然后迅速逃回现代时空去。

    生化战士都不能相信了,那高阳还能信任谁?

    “元龙。”面色苍白,嘴唇颤抖着的陈珪哆哆嗦嗦的出声询问“现在该怎么办?咱们陈家不能没有田地啊。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他高子厚这是想要活活饿死咱们不成?!”

    这就是理解理念上的不同了。高阳虽然强行收缴田地,却也是补钱的。当然了,武力反抗的那些肯定是毛都没有。高阳补的钱财足够这些人衣食无忧的过上好几辈子了。前提是他们不再养着如此多的人。

    世家门阀除了多年累积的名声底蕴和田地多寡之外,实力还能体现在哪里?不是堆积如山的粮秣,也不是绳子都磨坏了的满屋子的铜钱。而且那一个个鲜活的人!

    东汉末年朝廷税收不断减少,汉灵帝甚至被逼迫的自己去主动卖官筹爵来补贴财政。

    按照人头和田地来收税的东汉朝廷,主要的税收来源就是人头税和田赋。

    黄巾之前,东汉朝廷的田亩数量创下了历史最高,人口数量同样也是前无古人!

    可是,汉灵帝为什么坐拥着这么强大的资源却还要被逼到去卖官卖爵?甚至忍无可忍的百姓们轻易的就被一个乡下游医张角给鼓动,发起了举世震惊的黄巾起义?

    原因很简单。田地,大部分都被豪强门阀们给瓜分隐瞒了。百姓,同样是大部分都被收进了豪强们的家门,成了佃户!

    汉灵帝压根就找不到什么人丁和田地来征税!而且每一次征税都意味着一场大的动荡,一场对于豪强门阀们来说的豪华大餐。对于普通百姓们来说的破家之灾!

    田赋越是征税,田地就越少。人头税更是一年不如一年。汉灵帝自然是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虽然身为九五之尊,但是却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经过数百年的累积,豪强门阀的实力早已经大成。哪怕是皇帝也无法和这一整个阶层对抗!除非他能有高阳这样完全年夜一切的力量。

    愤怒的皇帝选择了重用宦官,组建新军西园八校尉,试图依靠武力夺回一切。但是却惹恼的士族阶级,最终死掉之后被安上了个‘灵’的谥号。

    汉灵帝最后的挣扎失败之后,大汉帝国的结局已经被注定了。

    这一点从蜀汉的记载就能看出来。刘备立国数十年之后,西川等地一直都没有遭受什么刀兵。

    向来都是诸葛亮和姜维北伐曹魏,战火都在国门之外的西川之地的人口数量在休养生息了这么多年之后,反倒是比刘备入川之前更少了!

    天府之国的人丁都哪里去了?这里可没有计划那啥!甚至还是要鼓励生育的。

    诸葛亮和姜维都是聪明人,却为什么一直都在明知道自己实力不足的时候拼命的北伐?还不是因为不出去抢别人的,自己人就把自己人弄死了!

    与汉朝一脉相承的蜀汉,自然而然的也继承了豪强门阀做大的毒瘤。刘备拼搏数十年,不过是害了更多的人罢了。

    汉朝的灭亡从刘秀起兵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穿梭时空的商人 http://www.jxks5.com/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xks5.com
阅读推荐: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水乡情事   墙外的诱惑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山野悍农   女监狱男管教   走村媳妇好美   混在后宫假太监   富姐的近身保镖   留守男人不寂寞   情陷矿山   小村糙事   乡野村医   水乡春色   田野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