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

文 / 晨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0)

    可想而知,梁国栋是怎样的震怒,他的宝贝儿子,连他自己都不舍得打一下,竟然会有人敢打断他儿子的手。

    以梁国栋对儿子的了解,儿子虽然有点自大,性子有点急躁,偶尔也会仗着有他这个当公安局长的爸爸,为所欲为那么一两次,但儿子也不是那种没有一点脑子,只会惹是生非的主。如果儿子真的跟谁有仇,想搞那个人,一般是不会亲自出面的,若是亲自出面,也是因为很有把握。再说,儿子也学了一些功夫,一般的人打不过他,除非是打群架,但儿子应该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他平时对儿子的管教还是比较严的。

    “什么人打的?”震怒过后,梁国栋就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想,对方打人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打的是什么人,如果知道是他梁国栋的儿子,那人还敢打,还敢下这么狠的手,如果那人不是一个没脑子的鲁夫,就是一个有着深厚背景的人。否则,一般的人,谁敢招惹他梁国栋?

    “看那小子开的车,是交通局的,不过那小子打了梁辉之后居然一点也不惊慌,似乎底气很足啊!”古卫国说道。

    “他们是不是打群架?”梁国栋问。儿子在交通局上班,交通局的人可都知道梁辉是他梁国栋的儿子,就算儿子在交通局招谁惹事谁了,他不信交通局的人敢合伙打他儿子,要知道他的儿子跟交通局长宋振华的儿子可是铁哥们儿。不过,他还是想确定一下,因为他更不相信交通局哪个有那么大的胆儿,单独一个人就敢打他儿子。

    “不是,就那一个小子。”

    “一个?”梁国栋意外了一下。

    “梁辉也是一个人吗?”

    “不是,有宋局长的儿子,市委办杨主任的儿子,另外还有两个人。”

    “有这么多人,梁辉怎么还被那小子给打了?”

    “好像都动手了,但都被那小子打趴下了。”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梁国栋不止意外,还有点吃惊了。

    “我刚刚问了,那小子叫秦宇,宋局长的儿子说,那小子是刚进交通局的,目前是交通局副局长唐芸的专职司机。”

    “秦宇?”梁国栋默念了一遍,觉得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想了一下,很快想起来了。这小子近几日风头很盛啊]说不但是唐芸的亲信,市委书记郝元达对这小子也是青睐有加。就在刚刚,他得到消息,龙山县一名副县长突然脑溢血身亡,郝书记似乎想把自己的秘书调到龙山县接任副县长一职,并有把秦宇调到市委给他当秘书的意思。恰好他也有想把儿子弄到市委给郝书记当秘书的想法,传消息的人让他动作要快,如果郝书记下了调令,就没有机会了。他正打算深夜前往郝书记家,跟赤书记说这个事呢!没有想到,儿子竟然被人打断了手,打儿子的这个人,正是郝书记想调去当他秘书的秦宇。

    哼!唐芸的亲信有什么了不起?他梁国栋还就没把那个姓唐的女人放在眼里,能得到市委书记的青睐又怎么样?又不是市委书记的亲儿子。市委书记郝元达也要给他三分薄面吧!再说郝元达一直就有拉拢他的意思,总不可能为了那个秦宇,让他梁国栋的儿子白白被打断一只手吧!退一万步,就算郝元达要干涉这件事情,他也不会让步,一定要让那小子吃点苦头,蹲监狱去。如果那小子打断了他儿子的手,轻易就能没事,那以后不是会有更多的人来欺负他的儿子。

    在梁国栋看来,打他儿子的人,不仅是欺负他的儿子,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简直没拿他这个公安系统的老大当一回事儿啊!所以,这个事情梁国栋绝对不能容忍,更加不会妥协和让步。

    “梁局,这个事情,您看……”古卫国报上秦宇的名字之后,听到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就想,难道这小子真是有大靠山的人,把梁国栋都给唬住了?于是就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想问一下。

    “什么叫我看?你这个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还不会办案?这是故意伤害,故意伤害怎么弄还要我来教你?”梁国栋忽然就发飙了。

    “是是,梁局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会依法办案处置。”古卫国本以为梁国栋对秦宇背后的人会有所顾忌,怕自己整了秦宇,给梁国栋惹上麻烦,到时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才那么一问。不过听梁国栋的语气,貌似整秦宇这小子整得越狠越好。哼!这小子也太自以为是了,把人公安局长的儿子打断一只手,还跟个没事人似的,你这么没把人家公安局长放在眼里,人家会放过你吗?如果这次不狠狠治你一下,下回你是不是要打断人家儿子的命根子?

    搞清楚了梁国栋的意思,古卫国就觉得这个事情好弄了。故意伤害罪啊!伤害的还是公安局长的儿子,至少得判个三五年的。

    打完电话,古卫国坐到副驾驶位之前,特意到后面去看了一下秦宇,看到秦宇始终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他心里就莫名地有点火,抬脚便踹了过去,吼了一声:“给我坐好了,老实一点儿。”

    古卫国这一脚踹得有点重,秦宇痛得皱了皱眉,但他只是看了古卫国一眼,心想这些狗腿子,为了在梁辉面前讨个好,当然更是为了讨梁国栋的欢心,把他弄进局子里以后,指不定会怎么整他呢!

    事后秦宇想想,也觉得自己冲动了一点,以梁辉的身手,就算手里拿把匕首,其实也伤不了他,他就是觉得梁辉欺人太甚,觉得梁辉之所以越来越过份,就是因为他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忍让。看到梁辉掏出匕首想置他于死地,他便下了重手,想给梁辉一点血的教训。当时他哪里还会去想梁辉的老爸是谁,更没去想打断了梁辉的一只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做为一个男人,哪能没有一点血性?难道因为梁辉的老爸是公安局长,自己就要一直在梁辉面前做缩头乌龟。去他娘的,秦宇心里想,老子就不信这些警察还真敢把老子弄死在局子里。

    “把他手机收了。”古卫国说道。哼M算这小子有靠山,断了他的联系,到时想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看他上哪搬靠山去?

    一个警察马上动手收了秦宇的手机,接触到秦宇冷冷的眼神,便对秦宇说道:“小子,别TM这么横,等进了局子,就算你小子有三头六臂,也会被弄得跟条死狗一样。哼!连我们梁局的儿子都敢打,我看你TM是活得不耐烦了。”

    因为秦宇把车开走了,又是深夜,唐芸不好打车,打电话让人开车来又太慢了,所以她借了小区里一个熟人的车,等她赶到秦宇说的地点时,秦宇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唐芸马上开车去了公安局,一路上心里有点替秦宇担心。秦宇打断了梁辉的一只手,被警察抓了去,梁国栋只要往下面传一句话,他肯定会有吃不完的苦头。

    到了公安局,唐芸亮出身份,对值班的警察说她的司机因为误伤了人被抓了,她想见见她的司机。

    “你的司机叫什么名字?”值班的携察知道了唐芸的身份,对她还是比较客气。

    “秦宇。”唐芸报出了秦宇的名字。

    那携察一听秦宇这两个字,脸马上就冷了下来,说道:“这小子犯的是故意伤害罪,谁都不能见。”

    唐芸一听,这就已经给秦宇定了故意伤害罪,如果不快点想办法把秦宇弄出去,等到案件的性质定了下来,法院肯定会判个三五年,那秦宇这辈子可就毁了。

    遇到一向冷静的唐芸,这回可没法冷静了,她不可能向梁国栋求情,梁国栋也不会给她这个面

    子,而且梁国栋身份特殊,这件事情,也许只有市委书记郝元达才能说得上话。

    唐芸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这个时候郝书记肯定已经睡下了,但这件事情真不能等,等一个晚上,秦宇会受什么样的罪谁也不知道,没准那些人会把他往死里整,而以秦宇的性子,他绝对不会向那些人讨饶说好话,硬碰硬的,肯定会吃大亏。

    事不宜迟,唐芸犹豫片刻之后,拨通了郝元达的手机。这个手机号是郝元达的私人号码,会随时带在身边。

    电话响了数声之后,那边传来郝元达略有些低沉的声音:“小唐啊?”

    “郝书记,真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了还打扰您。”唐芸歉意地说道。

    “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吧?”郝元达对唐芸还是比较了解的,以唐芸的处事能力,一般的事情是不会这么晚了打扰他的。

    “郝书记,事情是这样的。”唐芸说,“秦宇跟梁局长的儿子之间发生了一点矛盾,双方动起手来,秦宇他……打断了梁局长儿子的一只手,现在被抓进了公安局。”

    “你是说,秦宇打断了梁国栋儿子的一只手?”

    “是的,郝书记。”

    “具体是怎么一回事?”郝元达问。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吃惊,秦宇挺稳重的一个年轻人嘛!怎么会跟梁国栋的儿子结下梁子,还打断对方的一只手?这小子,连梁国栋的儿子都敢打,还下手这么重,得罪了梁国栋,这个事情不好搞啊!

    “具体怎么一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我已经赶到公安局,但警察说秦宇犯的是故意伤害罪,不让我见人。”

    “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就认定秦宇犯的故意伤害罪了?”

    “我也觉得,这么快就给这件事情定性,好像不太合适,所以,我才深夜打扰郝书记,希望郝书记可以跟梁局长说一说。”

    “你先不要着急,啊!我这就给梁国栋打个电话过去。”

    “谢谢郝书记。”郝元达松了这个口,唐芸也松了一口气。

    郝元达沉思片刻,这才拿起手机给梁国栋打电话,但手机却提示对方已经关机。郝元达不由皱了皱眉,梁国栋肯定是知道有人会找他说秦宇这个事情,所以干脆把手机都关了,他这是明摆着不给任何人替秦宇说情的机会,不会放过秦宇啊!

    郝元达又拨打了梁国栋家时的座机,但一直没人接。也许梁国栋两口子都去医院看受伤的儿子去了吧!

    然后,郝元达拨通了唐芸的手机,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她,说道:“这一次,梁国栋很有可能连我的面子都不会给啊!你想想啊!被打的是他儿子,如果有人说几句话就让他把秦宇给放了,这会有损他公安局长的脸面啊!”

    “郝书记,这么说,秦宇这次是没救了?”听了郝元达的话,唐芸的心不由往下一沉。

    “先搞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如果秦宇真是故意伤害,是他先动的手,恐怕真是没有人能救得了他呀!”郝元达对这个事情也表示挺无奈的。

    “我明白了,郝书记,打扰您了。”

    “你也不要太着急,啊M算梁国栋是公安局长,秦宇这个事情他也是不能强判的,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郝元达听出唐芸情绪有点低落,便又安慰了她一句。

    梁国栋关了手机,没有人能替秦宇说得上话,梁国栋是铁了心要搞秦宇啊!唐芸担心地想,秦宇一直以来运气都不错,这一次,怕是真要吃点苦头了。

    见不到秦宇,又没有别的法子,唐芸只好离开了公安局,等明天再想办法。

    而此时的秦宇,被关在审讯室里,正在接受几个警察的严厉审讯。 ( 熟女的诱惑:美女部长官路史 http://www.jxks5.com/2/22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xks5.com
阅读推荐: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水乡情事   墙外的诱惑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山野悍农   女监狱男管教   走村媳妇好美   混在后宫假太监   富姐的近身保镖   留守男人不寂寞   情陷矿山   小村糙事   乡野村医   水乡春色   田野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