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

文 / 晨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姚昆的消息当然灵通了,如果他连这点消息渠道都没有,他能在市长这个位置上稳稳当当地坐上几年。昨晚秦宇打断梁国栋儿子的一只手,他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得到这个消息时,除了意外,姚昆内心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窃喜。因为他明白,这件事情不仅仅是秦宇和梁辉之间的事情,肯定会牵扯到梁辉背后的梁国栋,秦宇背后的唐芸,甚至牵扯到郝元达。他倒想看看,这次郝元达会怎么替秦宇撑腰,如果他真的为了唐芸去帮秦宇,跟梁国栋撕破脸皮,这恐怕会成为沙庆官场的一桩丑闻哪!

    不过,以姚昆对郝元达的了解,他认为郝元达应该不会采取这么低级的手段和方式,他肯定会耍心眼,但不管怎么耍心眼,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把秦宇从公安局弄出来。哼!郝元达身为市委书记,如果目无法纪,是非不分,沙庆的老百姓肯定不依。所以,这件事情,身为市长的他肯定也会掺和进去,梁国栋是他的人,郝元达针对梁国栋,那就是针对他,他岂能坐视不理不闻不问?他不会让郝元达那么轻易就达到目的。当然,必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对这件事情推波助澜,然后扩大这桩丑闻,让整个沙庆的老百姓都知道郝元达只不过是一个好色之徒,为了一个女人,逼迫公安局长放了一个犯下故意伤害罪的人。到时,这件事情传到省里,让省长和省委书记知道,郝元达的仕途升迁怕是无望了吧!

    早上郝元达的车刚一开出市委大楼,马上就有人把这事告诉了姚昆,姚昆猜测郝元达不是去了交通局就是直接去了公安局,梁国栋虽然脾气很硬,兼着公安局长和市政法委书记,但郝元达才是沙庆的一把手,如果真要撕破脸皮,梁国栋最后怕是只有屈服。

    姚昆算准时间差不多了,随后便去了公安局。

    一进办公大厅就看见了郝元达和唐芸,姚昆走过去跟郝元达打招呼:“元达同志,真巧,您也在这。”

    “是啊!姚昆同志,没想到会这么巧,我和小唐刚到一会儿,你也来了。”姚郝元达不动声色地说道。

    姚昆呵呵笑了一下。

    “姚市长。”唐芸起身向姚昆打了声招呼。

    马上有人在姚昆身后放了一把椅子。

    “唐芸啊!听说你的驾驶员秦宇打断了国栋同志的儿子一只手,没看出来啊!还以为秦宇挺稳重的一个年轻人,没想到他的脾气这么大,胆子也大,你的为人处事,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学到啊!”坐下之后,姚昆就把矛头指向了唐芸。他说秦宇没有学到唐芸的为人处事,这句其实暗指秦宇仗着有唐芸撑腰才敢对梁国栋的儿子下这么重的手。

    唐芸何等聪明的女人,岂能听不出姚昆话里所指,但她面上却不动声色,说道:“秦宇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确实有些欠妥,就算梁局长的儿子有做得过份的地方,他也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年轻人啊M是容易冲动,他哪里知道,他这一打,打断的不止是梁辉的手,还打了梁局长的脸,别说是梁局长了,就是姚市长您,也会认为他太不懂事,太不识大体了。”

    靠!这女人,一扯就扯老子身上来了,你说这样的话,不是明摆着指责老子偏向梁国栋,纵容梁国栋严办秦宇吗?老子就算是这心思,也轮不到你来指责吧!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人物了,仗着有郝元达给你撑腰,你就这么不把老子放在眼里,哪天郝元达滚出了沙庆,老子当上了市委书记,看你又怎么讨好老子。

    不过,唐芸的那几句话,郝元达听着却特别的舒服,放眼整个沙庆,几句话就能让姚昆这个老狐狸吃憋的人,怕是只有唐芸了。

    “故意伤害罪,这罪可不轻啊!”姚昆故作惋惜地道:“秦宇年纪轻轻的,本来很有前途的一个年轻人,不但小唐器重他,就连元达同志对他也是青睐有加啊!眼看大好前途在望,却因为一时冲动犯下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可惜,可惜呀!”

    言下之意,是说郝元达和唐芸也就这点眼光,看上的人是这么一个沉不住气,还给他们招惹麻烦的人,而且,还有那么一点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姚昆同志,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可不能这么快就给秦宇冠上一个故意伤害的罪名啊!”郝元达说,“但如果秦宇他真的是犯下了故意伤害罪,我也会饶不了他。”

    这时,梁国栋走了过来,给郝元达和姚昆打了招呼,然后站到一边,眼含深意地看了唐芸一眼,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昨晚来看秦宇没看到人,今天一早居然把市委书记都叫过来了。MD,秦宇不过是你的司机,梁辉可是老子的亲儿子,你的司机打断我儿子的一只手,你不但不给老子道歉说好话,还把市委书记叫过来压我,如果我儿子被你司机打断了一只手,这事却不了了之,那我这个公安局长岂不是被你一个交通局的副局长给踩在了脚下?以后老子在沙庆官场还怎么混?这女人不顾一切护着那个秦宇,莫非那秦宇是她的姘头?

    唐芸的余光看见了梁国栋在盯着她,可她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梁国栋心里在想什么,她可是一清二楚,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儿子仗着有你这个当公安局长的老爸,就不把我唐芸的驾驶员当人,把人逼急了,打断你儿子的一只手,你就想把人往死里整,这沙庆又不是你梁国栋一个人的?人有没有犯故意伤害罪,也不是你梁国栋一句话就能决定的,别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还真当秦宇好欺负呢!市委书记这回亲自来公安局,可不是我唐芸叫来的。哼!市委书记来了,你心里有压力了是吧?过会儿公安厅长来了,你脸上的表情应该会很精彩吧!

    “国栋啊!坐坐,啊!”郝元达看着梁国栋,说道:“出了这样的事,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啊!儿子被打断了一只手,当父亲的能好受吗?你不要急,啊!如果秦宇他真是故意伤害,你怎么处置他都不过份。”

    “郝书记,你如此关心这件事,国栋心里很感激。”尽管知道郝元达前来是为了帮秦宇,梁国栋还要对郝元达表示感激,虽然心里憋屈,脸上却还得带着笑,“至于秦宇会受到怎样的处置,这个法院会秉公判决。”

    说完,梁国栋才慢慢坐了下来。

    秦宇被了带了出来,看到郝元达和唐芸时,他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态。

    而唐芸在看到秦宇时,鼻子却有点发酸。一个晚上没见,秦宇的样子有点憔悴,大概因为睡眠不好的原因,眼眼有点发红,眼窝也有点陷了下去,嘴唇也有点发干,手上还戴着铐子。

    “给他把铐子解了吧!”等古卫国把秦宇带到郝元达面前,梁国栋主动说了这句话。

    “是,梁局。”古卫国马上拿钥匙打开了秦宇手上的铐子。

    铐子铐得有点紧,铐子打开以后,唐芸看到秦宇手腕上那一圈发青的印记,心里痛了一下,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

    “给他张凳子,让他坐下说吧!”梁国栋伸手指了指凳子,说道。

    “郝书记,姚市长,唐局长。”秦宇一一叫道,然后看着梁国栋,“梁局长,可以给我杯水喝吗?”

    靠!梁国栋听了这话差点没跳起来,臭小子,你TM什么意思?你这是在郝书记面前告老子的阴状,说老子连水都不给你喝啊? 虽然他心里也清楚,下面的人肯定也想整这小子,想替他和梁辉出口气,可这小子当着郝元达的面,当着他的面,就敢说这样不阴不阳的话,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他留啊!

    “可以,这当然可以了。”梁国栋心里恨不得踹秦宇两脚,可当着郝元达的面,还得掩饰内心的愤怒,做出大度而和善的样子,“卫国啊!听到没有,秦宇要喝水,多给他倒两杯,让他喝完了好好跟郝书记和姚市长说说打断梁辉的手是怎么一回事。”

    古卫国背后冷汗直冒,MD,看来整这小子整得太轻了,这小

    子说话简直不知轻重死活,这不成心让梁局长和他难堪吗?

    一个携察赶紧倒了水递到秦宇手里,秦宇自从被抓进公安局就没有得到一口水喝,他提过两次想喝水,那些警察都不理他,并露出一副渴死你活该的态度,他知道这些人是成心想整他,所以后面也不提了,忍着,偏偏那些人还不停地审他,逼他说话,本来就口渴,越说越渴,忍了一个晚上,他已经渴得不行了。接连喝了三杯水,他才感觉嘴里舒服了一点,胃里也舒服了一点,长呼一口气,擦了擦嘴,这才慢慢地坐下,端端正正地面对着郝元达和唐芸。

    唐芸看到秦宇一口气喝了三杯水,明显是渴得不行了,明白人都能想象得到,秦宇自从被抓了进来就没有喝过水,水都没有喝过,更别说吃饭了吧!梁国栋啊梁国栋,你堂堂市公安局长,居然这么小人,公报私仇,把人抓进来了连一口水一口饭都不给吃,就算是你下面的人这么干,你不会不知道吧!因为他们这么做正合了你的意,所以你就睁一只闭一只眼了吧!

    “秦宇啊!我和姚市长、梁局长,还有你们唐局长都在这里,”郝元达说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梁辉之间有什么矛盾,你又为什么会打断他的一只手?啊!你详细地说来,可不能有半句假话,必须一字一句如实地说出真实的情况,知道吗?”

    “是,郝书记。”秦宇点了点头,“我保证我不会说半句假话,我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是实情。”

    就在这时,有三个人向办公大厅走了过来,被站在门口的两个携察给拦住了,一个警察说道:“有什么事晚点再来,郝书记、姚市长还有我们梁局长正在办一个重要的案子,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

    来人正是易成功,随他一起来的,有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贺光明,监察处副处长郭晓冬,三人都穿着便服,这两个携察进公安局的时间也不太长,没见过这几个大人物,也不认识他们,但郭晓冬的脸还是沉了下来,说道:“把你们梁局长叫过来。”

    两个携察一听,嗬!这人口气这么大,就对望了一眼,然后同时望向大厅里面。

    而梁国栋这时已经看见了门口的易成功和贺光明等人,意外过后,赶紧起身前去迎接,走到易成功等人面前,恭恭敬敬地叫道:“易厅长,贺局长,郭处长。”然后盯了两个携察一眼。

    两个携察看梁局长对这几个人都如此恭敬,再听他对这几个人的称呼,便猜到这几个人是省安公厅来的,马上站直身体,给易成功等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郝元达和姚昆也赶紧走过去迎接,跟易成功等人握手,唐芸站在最后,也是最后一个跟易成功握手,但易成功跟唐芸握手时,脸上的严肃表情却缓和了下来,甚至带了一丝微笑,说道:“小唐啊!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啊!”

    唐芸笑道:“这是唐芸的荣幸啊!”

    听了易成功的话,郝元达、姚昆和梁国栋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精彩,他们心里本来都在奇怪易成功怎么会这个时候忽然从省里下来,易成功这么一说,又看他唯独对唐芸态度亲切,还露出了笑容,心里都有点暗自吃惊。想着易成功突然来到沙庆,还带着刑侦局的局长和监察处的副处长,似乎是来办什么要紧的事情,该不会是唐芸把他们请来的,是为了秦宇这件事而来吧?

    这个唐芸,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居然连省公安厅的易厅长都能请得动?她跟这易厅长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姚昆和梁国栋对看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想到:如果易成功真是为了秦宇的事情而来,他们两个能跟市委书记和公安厅长对抗吗?如果只有一个市委书记郝元达,姚昆还可以牵制一下,现在又来了一个易成功,他们胜算的机率是小之又小啊!

    秦宇如果没事,对姚昆当然没什么影响,而且这一次他也不算是被郝元达给比了下去,易成功的地位在那摆着呢!

    但梁国栋就不一样了,被打断一只手的是他的儿子,如果秦宇就这样毫发无损地离开了公安局,别说他自己咽不下这口气,他也没法向妻子和儿子交待呀!MD,唐芸啊唐芸!你行,你太行了,居然把易厅长都给搬来了,你是跟易厅长睡了多少次才睡出来的这种能量啊?

    而秦宇在看到易成功的那一刻,意外和吃惊自不必说,而且是相当的激动啊!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他的事情,易成功居然带人特意从省里下来。虽然他知道一定是唐芸把这件事告诉了易成功,但易成功愿意为他的事亲自跑一趟,可见易成功跟他师傅龙劲松的关系铁到了何种程度!他跟易成功仅有一面之缘,如果不是看在跟他师傅龙劲松的情份上,人家一个省公安厅厅长,会管他的事情吗?会亲自跑这一趟吗?

    对于唐芸,秦宇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感激,唐芸的个性他是了解的,她从不轻易欠别人的人情,如果不是爱他爱到一定的程度,她怎么会厚着脸皮去求跟她仅有一面之缘的易成功,她能开这个口,也是相当的不容易啊!他因为一时的冲动,一时的不能忍受,给唐芸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唐芸如此尽心尽力地帮他,让他感动的同时,也让他自责和羞愧呀!而这次的事件,对他也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啊!

    “易伯伯。”等到易成功走近了,秦宇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由于激动,他的眼眶有点湿润。

    郝元达、姚昆和梁国栋一听秦宇的这声‘易伯伯’,脸上的表情就更是精彩了。

    这秦宇竟然称呼梁国栋易伯伯,他跟易成功是什么关系啊?敢情易成功此次带人前来,不是冲着唐芸来的,而是冲着跟这小子之间的情份来的? ( 熟女的诱惑:美女部长官路史 http://www.jxkan.com/2/224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xkan.com
阅读推荐: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水乡情事   墙外的诱惑   山村小子探香记(山村痞医)   山野悍农   女监狱男管教   走村媳妇好美   混在后宫假太监   富姐的近身保镖   留守男人不寂寞   情陷矿山   小村糙事   乡野村医   水乡春色   田野花香